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配资开户 » 正文

「融分期」保险经纪人发动亲朋“里应外合” 骗了上千万佣

原标题:保险经纪人发动亲朋“里应外合”,骗了上千万佣金!

3月2日,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的官微发布了一则关于《保险公司遭遇集中“退保”危机 背后却有一群人赚得盆满钵满》的消息,揭露了保险业退保黑产的真相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这起特大团伙性骗取保险公司佣金系列案中,有人负责整体谋划,有人负责具体操作,有人提供资金,有人提供身份信息和账户,形成一条清晰的黑产链条。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85人,后又追捕31人。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,已有43名被告人获判。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,涉案金额近千万元。

近年来,保险业骗保案件此起彼伏,保险公司深受其害,行业打击退保黑产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但正如承办检察官所言,“并不十分高明的欺骗手段为什么能一再得逞,直至造成近千万的重大损失?”“案件以外也许更值得我们关注。”

一笔“自买单”背后的产业链条

2019年下半年,老雍(女)在保险经纪公司上班的女儿周某,提出要以老雍的名义假意购买保险,理由是为了提成和奖金。老雍便交出自己的身份证,由周某为她购买了价值20万元的保险。之后她按照女儿的要求,完成了保险公司的电话回访。

到了2020年上半年,老雍又按照女儿周某的要求打了投诉电话要求退保,之后不久她在周某的陪同下办理了退保的手续,拿回了保费。

在保险业,为了完成业务指标,发动亲朋好友买保险(即“自买单”)是一种常见的作法。要么真实投保、不进行恶意退保,要么事后退保、不收取佣金。而老雍的女儿周某,做的是一笔收取佣金且恶意退保的所谓的“自买单”。

实际上,家境不富裕的老雍家其实无力支付这20万的保费,这笔钱是由一个名叫陈某的女子借给周某的。而陈某,是这家保险经纪公司合伙人余某的妻子。

在这条保险诈骗链条上,有人负责整体谋划,有人负责具体操作,有人提供资金,有人提供身份信息和账户,而参与进整个犯罪链条的人员也远不止这些。

经查,与余某合谋的还有黄某(周某的丈夫)、马某等人,如同老雍这样提供身份信息和银行卡的虚假投保人更不在少数,另有马某、雷某等人利用自己或向他人借用的银行账户,对涉案赃款实施接受或者转移分配。除此之外,经纪公司员工陶某在明知余某等人实施诈骗保险佣金的情况下,仍然帮助其进行保险佣金结算业务。

亲友齐上阵、涉案上百人

2020年3月的一天,张女士所在的这家经纪公司接到一家保险公司的通知,称经纪公司介绍投保的15位客户投诉,其公司销售人员误导他们购买了保险产品,要求全额退款。而之前所支付给保险经纪团队的佣金却无法要回。

保险公司及经纪公司事后却发现,这次集中退保事件似有颇多“巧合”之处:这15个客户的投保时间非常接近,集中在2019年11月和12月期间;集中投保的是三款保费很高的高端保险产品,平时销售量很小;退保时说辞高度一致——销售人员误导他们购买保险产品,所以要求退保退款,但无一人说清销售过程,也无法提供具体的销售人员联系方式。

集中退保事件发生后,按照流程,应是具体的销售人员和客户进行沟通。但面对经纪公司的询问,余某的朋友简单敷衍之后便失去联络,而余某则表示业务都是他的一位王姓朋友做的,他并不为此负责。后经查实,余某所谓的“王姓朋友”实则为自己的妻弟。

2019年12月,余某带着这位王姓朋友与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。之后,每每做成生意,经纪公司会将佣金转给余某,由其分配给他的朋友。除了上述的15个客户,另有14个客户在投诉要求退保,同时余某手底下其他团队销售负责的其他保险公司的保单也有近20个客户退保。这一切又很难用“巧合”来回答。

2020年5月,经过侦查,警方在上海、江苏、安徽等地抓获犯罪嫌疑人余某等数十人。经审查,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85人,后又追捕31人。2020年11月,余某等首批64名被告人被提起公诉。

本案中,被告人之间不乏亲密关系:夫妻、母女、亲戚、朋友、同事,这几乎是一条由熟人关系网发展起来的犯罪链条。

保险公司客观纵容犯罪行为

浦东新区检察院认为,黄某、余某、马某等人合谋,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指使他人虚假投保、恶意退保的方式,骗取保险机构业务佣金。陈某等人提供投保资金,周某等人经黄某、余某指使,向虚假投保人转账等资金流转,虚假投保人通过经纪公司购买保险,经纪公司随即向业务员支付首年保险佣金。骗得款项后,虚假投保人虚构业务员误导投保的事实,进行恶意投诉退保,并获全额退保。现有证据足以证实上述人员的行为涉嫌诈骗罪。

上一篇: 「牛8配资」“保险+期货”惠及乡村产业 服务三农工作
下一篇: 「银河策略」“法律+监管”构筑保险消费者的“保护伞”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